中国篮球世界排名 » 歷史軍事 » 北宋大丈夫最新章節列表 » 《北宋大丈夫》最新章節列表 第1710章 財大氣粗,晚節不保

涓浗濂崇鐞?:《北宋大丈夫》第1536章 揚眉吐氣

文/迪巴拉爵士
推薦閱讀: 朱門風流

中国篮球世界排名 www.dpewe.com “火炮打造不易……”

火炮是好東西,自然要多多益善,沈安一臉難色,趙曙見了就覺著好笑,“只管把法子弄來,專門找地方打造,這錢三司可有?”

韓絳含笑道:“這等國之利器,三司就算是不吃不喝也要給它打造出來?!?/p>

這便是群臣同心。

趙曙點點頭,“大宋有此利器,朕當真想去親征,去看看北方幽燕之地,去和耶律洪基見一見,一如當年澶淵之盟時?!?/p>

這是要報復的意思。

當年大宋曾經被逼著簽下了盟約,備受屈辱,此刻趙曙見到火炮后,不禁雄心勃勃,一心想復仇。

韓琦閉上眼睛,堅定的道:“臣定然讓耶律洪基俯首!”

曾公亮皺眉,“韓相好像出征過數次了吧?”

哪有首相頻繁出征的?陛下,老韓不地道??!

趙曙笑道:“此事再議!”

這都還沒影的事兒,宰輔們就開始爭奪了,這便是另一種形式的聞戰則喜,也說明大宋國勢是芝麻開花,節節高,這便是趙曙最歡喜見到的局面。

他心情大好,就說道:“國舅先去吧?!?/p>

這是讓曹佾去宮中報喜,讓太后歡喜一下。

曹佾前腳才走,后面就傳來了一個聲音。

“哎喲……”

這聲音聽著像是如夢初醒,不,是剛做了個噩夢的那種呻吟。

眾人把目光投向了后面。

鐵彈從前方打穿進來,一路沖了出去,在后面打穿了出去,留下了一個豁口。

陽光從豁口外緩緩反射進來,光線漸漸被遮擋,一張臉出現在豁口外面。

這張臉上全是愕然,等看到了趙曙等人后,先是呆滯了一下,然后尖叫道:“救命!”

瞬間這張臉就消失了,能聽到拖動人體的聲音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趙曙的追問就是命令,張八年身體前沖,一下就撞開了窗戶。

陽光傾撒進來,趙曙伸手擋了一下眼睛,見到了兩個小吏拖著一個官員在跑,邊上有個六品官在揮手,示意他們快些。

稍后消息來了。

“先前樞密院令人全數出去,此人因為手頭事多,就悄然返回拿東西。鐵彈擊破門窗時,有木條飛出去,擊中此人昏迷?!?/p>

沈安想起了先前隱約傳來的慘叫,不禁哭笑不得。

這要是被鐵彈擊中,那效果……

張八年沉聲道:“陛下,火炮為利器,此人突然出現,臣請拿了此人去查問?!?/p>

趙曙點頭,那個倒霉蛋就被帶去了皇城司,若是沒有嫌疑,過幾日會被放出來。若是有嫌疑,基本在大宋再也見不到此人了。

……

“娘娘,國舅求見!”

曹太后在練刀。

宮中的日子就是這樣無趣無味,若是順從那種氛圍過下去,這人基本上就廢掉了。

無事你得找事做,給自己一個愛好。

“他又來作甚?”

曹太后點頭,任守忠一臉忠心耿耿的道:“臣去接國舅?!?/p>

嗖的一下,他人就消失了。

這是和陳忠珩學的態度,為貴人辦事要飛奔而去。

“大姐!”

曹佾人未至,聲先到。

曹太后收刀回身,皺眉看著一臉狂喜的弟弟。

“大姐,大喜??!”

“何喜之有?”曹太后扔刀,一個內侍想接住,可剛回來的任守忠卻搶在了前面。他接住刀,笑道:“娘娘今日又多練了一炷香的功夫。真好?!?/p>

曹佾歡喜的道:“先前官家說某有大功于國,蔭官曹家子弟三人?!?/p>

“蔭官?”曹太后接過毛巾,愕然道:“官家這幾年漸漸減少了蔭官的人數,竟然一次給了曹家三人?”

“就是三人?!輩苜靡獾牡潰骸翱垂偌業哪Q?,分明就是想多給幾人,只是宰輔們都在,怕是會被勸諫,這才只給了三人?!?/p>

“三人……”曹太后目光一冷:“可是實實在在的大功?”

實實在在的大功,那蔭官就得有力。

“是?!?/p>

曹佾肅然道:“宰輔們都說了,那是國之利器?!?/p>

曹太后仰頭嘆息一聲,眼中全是歡喜之色,“好!”

她走了過來,曹佾下意識的抖了一下,然后才想起自己可是立功而來,于是又挺胸站好。

“你長大了?!輩芴笊焓峙吶乃募綈?,回身道:“老身當年進宮時,族里歡欣鼓舞,可這些年下來,族里卻沒從老身這里得了好處,怨聲載道自然是有的,你一人獨立支撐,想來甚是艱難……”

“大姐……”

曹佾想起這些年的日子,不禁有些傷感。

你做了族長,那你就有義務帶著大家過好日子。但老曹家顯然不是這樣的,從曹太后進宮之后,他們就開始了漫長的蟄伏。好日子沒有,糟心的日子不少,于是曹佾這位族長就成了大家口誅筆伐的對象。

“他們不敢說老身,必然就盯著你?!輩芴蠖哉廡┝巳韁剛?,此刻提及也難免冷笑了起來,“你且回去,大張旗鼓此事,老身想看看那些人的嘴臉?!?/p>

“是!”

富貴不還鄉,如錦衣夜行!

曹佾叫人去買了幾口羊,還有十多壇美酒,就差叫人吹吹打打了。

這么一路招搖回到了曹家,曹佾叫人召集了在京族人。

烏壓壓的一片人站在下面,邊上是兩廚子在做飯。

整只羊丟在大鍋里熬煮,味道漸漸濃郁。

這是要聚餐?

族人們很是歡喜,有人說道:“吃就吃吧,還得說幾句?!?/p>

“今日官家召見?!輩苜納襠纖?,下面的人都站直了身體。

這就是武人世家殘留的本能。

“官家說了,某立下大功,蔭官曹家子弟三人……”

瞬間下面就炸鍋了。

“三人?官家如今不肯蔭官,竟然一下給了曹家三人?”

“這是什么大功?讓忌憚外戚的官家都要如此封賞?!?/p>

“三個子弟,某家二郎可是出了名的有出息?!?/p>

“放屁!你家二郎才十二歲,如何能蔭官?”

“那些七八歲的都有官職在身,我家二郎如何不能?”

“……”

下面的聲音很嘈雜,管事準備喝止,曹佾卻搖頭。

他閉上眼睛,享受著這一刻。

曹家從蟄伏到重新回歸,這個過程很艱難。

而重振曹家更是艱難。

曹太后定下了重歸將門的策略,曹佾就在軍中拼命,甚至遠赴中京城冒險,一步步的把曹家的聲譽扳了回來。

今日立功受賞,這便是曹家的巔峰時刻。

他想起了無數往事,下面的聲音卻漸漸的少了。

一個老人吸吸鼻子,說道:“大郎這些年苦??!娘娘進宮之后,先帝……咱們家得避諱些?!?/p>

先帝趙禎的猜忌心很強,曹家不蟄伏就準備被收拾吧。

“當今官家登基,尊重娘娘,大郎也順勢加入軍中,當時還有人說曹家不該再度重歸將門?!?/p>

有人低下頭,大抵是羞愧難當。

“可大郎一步步的……你等看看?!?/p>

老人是曹佾的叔伯,他走了上去,指著曹佾的鬢角說道:“這些是何物?白發!大郎為曹家絞盡腦汁,老夫一直在看著,看著他丟棄了安穩的日子,每日聞雞起舞……如今他立功歸來,我等該如何?”

老人回身,須發賁張的道:“當年的曹家會如何?!”

眾人齊齊束手而立,齊聲高喊道:“曹家威武!”

若是在最初的曹家,人人都得披甲,齊齊向曹彬賀喜。

他們畢竟多年遠離了刀槍,此刻雖然有些本能回歸,卻第一個想到的是子弟。

三個子弟蔭官,本家兩人吧,剩下一人也值得爭搶??!

曹佾看著這些族人,頷首道:“三個子弟,本家一人不??!”

這是曹佾的功勞,他就算是把三個名額全留在本家也沒人能置喙。

所以聽到三個名額本家一人不取時,下面先是一怔,旋即就歡呼了起來。

“大郎,你莫不是……”

老人覺著曹佾莫不是傻了。

那些年曹佾修道,整個人看著木訥,和傻子差不多。

現在莫不是犯病了?

曹佾笑道:“本家的子弟,有本事就自己出頭,沒本事的,某身死時,官家定然會降下恩澤,到時候蔭官自然不缺?!?/p>

可看看曹佾的模樣,分明就是還能再活幾十年。

那些孩子能等?

“有人來賀喜了!”

曹佾立功的消息傳了出去,當即就有人來賀喜。

禮物是一車一車的拉來,記賬的賬房聲音大的驚人,一筆筆的喊了出來。

那些族人聽著這個喊聲,歡喜的不行。

禮物越多,就代表外界看好的曹家的越多。

“沈龍圖家的禮到了!”

沈家來的是莊老實,這是一個彰顯交情的時刻。

沈家在汴梁立足后,一般情況下送禮的就是陳洛姚鏈他們,這不是沈安擺架子,而是因為沈家不搞廣撒網的社交。

所謂廣撒網,就是主動出擊,見一面就送禮,喝一頓酒就敢稱兄道弟……

沈家從不玩這種,沈安也不屑玩。

所以沈家送禮的對象不多,至交人家,陳洛他們去就可以了。

莊老實因此成了最悠閑的管家。

今日他突然出現在這里,引得那些人不禁引頸圍觀。

老沈家這是給國舅面子??!

“見過國舅?!?/p>

莊老實此刻看著很是嚴肅,“國舅今日立功,沈家與有榮焉,郎君令小人前來送上賀禮,國舅威武?!?/p>

沈家何曾這般夸贊過誰,眾人聞言不禁肅然。

曹佾站在那里,含笑點頭。

那個老人揉揉眼睛,喃喃的道:“大郎看著……竟然有些魯王的模樣了?!?/p>

魯王就是曹彬。

高滔滔成為皇后之后,趙曙就追封了曹彬為魯王。而理由很簡單,因為高滔滔是曹彬的曾外孫女。

曹家并非無能,曹彬乃是開國名將,他的孫女是仁宗皇帝的皇后,他的曾外孫女是當今官家的皇后,如今,他的孫兒曹佾又帶著曹家重新邁入了將門的行列。

這樣的曹家,自然值得尊重!

……

今天依舊是五更。誠懇的求月票。

(快捷鍵 ←) 上一章 返回《北宋大丈夫》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